职场故事:寒门再难出贵子(五)
Gong胖子Gong胖子  • 2014-08-08 14:34 查看:413

宝宝哥的故事

宝宝哥,是楼主的一个学长,当年楼主刚考上楼主所在城市的这所百年学府的时候,是当时宝宝哥这个大四学长,接待了作为大学新生的楼主,这大概是十年前了。但是现在想起来,记忆依旧深刻。

宝宝哥,因为名字里面有个宝字,那时候他们宿舍的人都喜欢叫他宝宝,因为宝宝哥学习很好,最大的优点是,人很干净,宿舍的卫生一直都是宝宝哥打扫,而且从来没有怨言,也从来不和舍友计较。因为楼主刚上大学的时候,是宝宝接待的新生,自然和宝宝哥走的很近。

这样也形成了大一的楼主和大四的宝宝,成了关系相当不错的朋友。宝宝有个很漂亮的女友,叫丽丽。那时候楼主很羡慕宝宝哥,觉得宝宝快毕业了,还有个漂亮女友,楼主觉得宝宝哥毕业以后,就能过上很幸福的生活。

每次,在校园见到宝宝和他的女友,我都会起哄,问姐姐啥时候准备嫁给宝宝啊,我觉得起哄挺开心,他们听到我的起哄也挺甜蜜。10年前的楼主那时候还是属于活宝的类型,经常厚着脸皮跑去宝宝哥的宿舍,混吃混喝。那是一个单纯的年纪,快乐的时间段,那时候除了生活费不太够花,和考试偶尔让楼主担心犯愁,别的真是简单不能再简单,快乐不能再快乐。

楼主的大一新生岁月,也是宝宝哥毕业抉择的大四。宝宝学习不错,但是宝宝那时候在打扑克、踢球的时候,楼主经常听到宝宝哥说:丽丽要考研究生,也动员宝宝考本校的研究生,宝宝一直在和他的朋友,同学,舍友谈论这个话题。

楼主年龄的关系,那时候是不太理解研究生和本科生毕业工作之间的差别,那时候的意识还觉得研究生一定很棒。大概研究生一毕业,所学专业的用人单位,大概就是应该会像抢宝贝一样把这些研究生抢走,然后就给他们一个吓人的高工资,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就是楼主当时的眼光,也是楼主当时幼稚的见识。但宝宝他们好像从来不那么觉得,他们一直在讨论三年的社会经历重要,还是研究生的学位更让人认可。无论怎么说,爱情的力量对年轻的大学生来讲,那是原动力和奋发力,宝宝每天晚上都在复习,那时候宝宝是很努力的。

时间就这么过着。楼主大一下学期的时候,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宝宝给楼主宿舍打电话,要楼主去跟着吃饭,聚一下。原因是宝宝和丽丽都考上本校本学院的研究生,值得祝贺。楼主那时候心里真的觉得宝宝和丽丽很牛,楼主那时候的单纯真的让楼主好怀念。当然那是一场大醉,连当时单纯的楼主也跟着喝了一个不亦乐乎,好像宝宝已经踏上了幸福生活。原来宝宝宿舍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同学,只有宝宝自己考上了,更幸福的是宝宝的女友丽丽也考上了研究生。楼主觉得宝宝真命好,当时的楼主觉得宝宝肯定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

就这样,宝宝宿舍的人在欢天喜地的迎接毕业,忙忙碌碌的找工作的时候,宝宝哥已经确定在这个学校,还要多待三年,那时候的宝宝最快乐,那时候的丽丽也最快乐。

当一个暑假回来,楼主成了大二的学生,宝宝哥也搬去了研究生宿舍。宝宝哥开始了研究生的岁月,因为宝宝哥的本科同学飞奔了全国各地的工作岗位,这下宝宝变得有些孤单。宝宝哥进入一个对这个学校熟悉,但对同学有些生疏的奇怪状态。自然楼主这个小师弟,就没事依然跑宝宝哥的宿舍,也是因为这样,楼主和宝宝一起踢球,一起打篮球的日子更多起来。楼主那时候一人没心没肺,但是宝宝却不像在本科的时候那么快乐了,这是一种压在心里的感觉,但是能感觉到,当时的楼主是没有能力去理解的。

有几次去宝宝的宿舍,会发现丽丽和宝宝在闹矛盾,这是以前从没见过的,但是楼主搞不清楚为什么。偶尔宝宝的那些已经工作的同学会来学校请宝宝吃饭,当然如果遇到,楼主也是厚着脸皮,叫着师兄,跟着去混饭吃。那对楼主来说是件快乐的事,但是对宝宝来说好像不是。至于为什么,楼主那时候不清楚。

慢慢的楼主发现,丽丽开始抱怨宝宝哥。具体的原因没有探究过,那时候的楼主也满学校的追女孩,但是心里还是向往能遇到一个丽丽一样的女孩,楼主也能展开一段宝宝哥和丽丽那样的恋爱。呵呵,十年后的楼主依然记得这个曾经脑海中很清晰的小目标。

楼主大三,宝宝研二,日子还是这么过。但在没有丽丽在场的时候,宝宝哥经常会说:不知道读研究生是不是一个错误。那时候的楼主心里还觉得宝宝哥可能是书读太多,脑子坏了。最让楼主佩服的是,宝宝哥学的法学专业,宝宝在研二考到了司法证,那时候觉得宝宝肯定将来会是法官或者检察官,让楼主羡慕许久。

楼主的大四,也是宝宝的研三。那年楼主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伤感,总是郁闷,总是不那么开心,迷茫,混沌,迷糊。宝宝哥的状态和楼主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俩差着三岁,但是却有着相同的话题,毕业了做什么。虽然宝宝是研究生学历,还手拿司法证,但是当时楼主就觉得宝宝的压力一点也不必楼主的压力小。

当楼主问宝宝哥,我是不是要考研的时候,宝宝哥斩铁截钉告诉楼主:别上了!举出了一堆他当年本科同学、舍友的例子,现在有的都新房住上,新车开上了,如果我还打算住宿舍那就考吧。宝宝完全鄙视,绝对鄙视我的考研想法,好像他自己不是研究生一样。说实话,楼主当时的成绩和水平,还真考不上研究生。楼主就死心塌地找工作,当然是全家总动员的找工作。楼主的老妈是很想楼主考研究生,但楼主的老爸好像压根就没期望楼主上什么研究生,用楼主爸爸的话说:考上本科,已经走狗屎运了,还研究生,赶紧弄份工作混社会吧。楼主跟着当年的实习生大军进了现在的单位实习,也通过楼主老爸的运作,楼主留在现在的工作单位。

那年楼主做实习生的时候,宝宝参加了公务员考试,笔试很棒,但是面试宝宝落选了,什么原因落选十年后宝宝才知道。丽丽的公务员考试,很直接,笔试都没过。

那年,楼主作为单位实习生在满楼跑的时候,宝宝出现了两难抉择。

宝宝和丽丽都要毕业了,这有个问题,丽丽老家是南方明珠城市,宝宝则是本地的,丽丽是独生女自然很希望回到那个被称为明珠的城市。当然那个城市比我们这个省会知名度高许多倍。明珠解放前就是冒险家的乐园啊,民国时代的故事大多以其为蓝图,当然对宝宝的吸引力也很大。

但是,宝宝的父母却是不太愿意,或者是不愿意。不知道当年的宝宝是怎么说服的父母,依然拉着皮箱牵着女友丽丽的手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楼主在工作单位,开始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毕业了,有工作了,楼主每月有工资了,这是一件开心的事。另外那时候的楼主感觉突然好像身边的同事,没法在像学生时代,同学、老师那样相处了。呵呵,楼主进入社会了。

楼主无聊的时候,会跑回学校,宴请楼主留在大学读研究生的同学。但是慢慢的楼主不想去了,最早楼主坐公交车去请客,后来坐出租车去请客,在后来楼主开单位的车去请客。在楼主毕业的第三年开自己的车去请客,这些被宴请的同学,找到他们的地方很容易,不用打电话,操场、公交楼、宿舍、网吧,从无例外。慢慢的,和这样研究生同学已经没有了共同的话语。我聊的内容,他们没兴趣,他们聊的我慢慢也没了兴趣。

也就是这时候,我明白了那时候的宝宝为什么总是说,读研是不是一个错误;也明白了总是被宴请的人心里的别扭,因为关注话题的不同,因为楼主觉得自己的研究生同学还是那么幼稚,那时候宝宝的同学一定也觉得宝宝幼稚。没办法,这是角度的问题;也明白为什么宝宝极力反对我再上研究生,为什么总是给我苦口婆心的讲那些没读研的同学。现在都明白了,年龄摆在那里,不是你想单纯就能单纯的,人都会自我比较,也慢慢明白了丽丽和宝宝那时候为了什么而争吵。

楼主毕业第二年因公出差第一次去明珠城市,坐着报销的飞机,住进报销的酒店,在忙完单位的公事后,很想找宝宝哥大醉一场。

在拨通电话的时候,听到宝宝很惊喜,但是又支支吾吾的说在外地忙,然后说了一大堆抱歉的话。当时的楼主并没有在意什么。然后是第二次去明珠城市,再次给宝宝电话的时候,他依然是在支支吾吾的出差,依然是抱歉不能来,依然是一大堆抱歉。但是楼主好像从这一大堆抱歉里面觉察出,宝宝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并不是出差没法见那么简单。

以后的日子,楼主和宝宝依然偶尔通个电话,问问近况。也就是那时候楼主发现,朋友、同学、同事其实都是阶段性的,以前天天见,天天打闹,然而在特定的某个时间段,这些人成为了你记忆的某个元素,再想联系就只剩下手机里那一串号码,有时候想起会伤感……

在一次宴请我另外的一个师兄也就是宝宝的同班同学的时候,听到宝宝和丽丽分手了的消息,有些惊讶,但是好像心理又有着某种预期,觉得不是那么意外。和宝宝的电话依然那么联系,听到宝宝从最早的律师事务所辞职,去了一家外贸公司,然后再问起丽丽,宝宝不愿意提,自然我也不去多追问。在以后的三年里我和宝宝没有再见面,只是电话还是偶尔会联系,问一下近况,我毕业的第五年,也是宝宝毕业的第五年,宝宝有重新从外贸公司辞职,去了一家新律师事务所,然后就是宝宝重新恋爱,重新结婚,但是宝宝的电话口气,已经没有了前几年那种沉闷。

到了楼主毕业第九年也是宝宝毕业第九年的时候,楼主和宝宝的再次见面,证明有些友情是不随时间改变而改变的,这点很重要。也就是那时候楼主知道,男人之间情义,兄弟感情在关键时刻的决定作用。

事情是这样的,楼主在工作到第九年的时候,也算是单位的中层了。但是就在楼主顺风顺水的时候,楼主部门的一个下属,做了些违规的事情。一旦损失形成,对楼主单位是个不小的损失,当然楼主需要负领导责任,也要肩负监察不严的的责任。楼主的下属在帮一个公司搞贷款的时候,通过虚假材料,还有通过自身关系,拉拢信贷部某个员工造假,使得该公司成功从楼主单位贷出了一比数目不小的资金,但该公司的的还款能力直接没有。这是楼主工作以来一个很严重的危机,直接影响到楼主以后在单位的前途。这里可笑的是,楼主下属出的问题不是联合信贷部员工造假,这不是楼主直接工作范围,但是造假的主事者却是楼主的下属。单位责惩楼主必须善后,把损失降低到最小点。这样楼主和信贷部当时签署文件的副总,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楼主在与本单位法律顾问多次商谈,有利点是,贷款的这家公司只是一家分公司,幸好还有总公司,可以向总公司追偿;不利点是这件事必须在该公司总部设置地的明珠城市起诉,因为这样才能在诉讼胜诉后,可以追偿。如果在本地起诉,即便是诉讼胜利了,那么作为该公司分公司所在地,根本就难以追偿到什么有价值的赔偿。在楼主的下属和信贷部造假的两个员工被开除并接受检察院闻讯的时候,楼主就接下了这件事情的烂摊子,楼主和那位信贷副总都很冤,但是没办法,必须把单位的损失给追缴回来,要不然,楼主和信贷副总卷铺盖的可能性也很大。

楼主和单位的几个法律顾问,来到该公司的总部所在地明珠开始了诉讼。这段时间,楼主和几个法律顾问天天研究文件,建立证明材料,一份一份的电传在本单位和明珠城市之间流动着。经过长达两周的审理,楼主和几位法律顾问,脱了几层皮的禅精竭虑中,楼主盼来了我们胜诉的判决,但那时楼主才明白,胜诉了就是几张纸,离着具体执行回来追偿,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这时候我和那位副总司天天跑执行庭,拜托明珠城市我们分行的同僚,找关系,走门子,还是效果寥寥。甚至楼主单位的,几位行长也动用自己的私人关系,还是没什么作用,这里不是我们的一亩三分地,执行了几次效果根本就是没作用。楼主和那位副总甚至在夜里讨论,如果实在追不回来,我们将来该怎么弄,是不是要重新择业了。叹息和烟草成了我俩那时最大的慰藉,但问题不是你叹息、嗑药就能解决了的。后来单位派来一位副行长,主要抓这件事,其结果让我明白了,在我们本地他老人家是个人物,但是在这个明珠城市,他和我们一样一样的,一样的抓瞎,一样的屁用没有。那时候的楼主都开始了准备卷铺盖,呵呵,这下是三个人整天得吸烟,整天的叹息,整天的跑路子,走关系。

就在楼主万般无奈的时候,楼主拨通了宝宝的电话。在电话里简要的叙述了整个过程,宝宝说:有点难度,还不至于办不了。于是让我们在酒店等着,派车来酒店接我们,去他的律师事务所详谈。事情最后办得了办不了,不知道,起码我们捞到一根救命稻草,这样就在宝宝的安排下,我们来到宝宝的律所,已经没有了心情和宝宝叙述什么这些年怎样的客套话,直接就是拿出几包材料,和审理结果,给宝宝讲述完整的事件过程。

宝宝细心的了解了过程后,告诉我他试着给办一下,尽量挽回损失,也就是宝宝的话,让我们的老副行长皱了大半月的眉头总算有点舒展。当晚在宝宝的引荐下,我们见到了这个明珠城市一位法院高级别领导,在叙述了过程后,给人家拜托,诉述我们处境,弄得指导人家不耐烦之后,我们才闭嘴。

有些事情,可能难死你,但是让别人来办,也许就是简单不能再简单。在宝宝引荐的这位领导的帮助下,我们的诉讼追偿被升格为高院督办的案件,这样自然在一周内,那个总公司,完全偿还了我们的损失,还给了一部分赔偿,这个结果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那天在宝宝的陪同下,我和信贷部的副总,我们的副行长,像三个孩子敬仰长辈那样说了无数感谢肉麻的话,只能用一个个一口闷(喝酒)来代表我们的感谢情义。

那天是喝得酩酊大醉,四个人趴下了仨,最后怎么回的酒店都不知道。宝宝救了我,也救了信贷副总,也让副行长很有面子。通过这次的事情,楼主充分了解危机为什么是危险的机会这句至理名言。楼主不但没有因为下属违规而受处罚,反而通过这次帮助单位的危机解除,拉近了与副行长的私人关系,甚至行长都对楼主另眼相看。在以后有遇到在明珠城市,我们单位几次比较数额小的诉讼上,宝宝都帮了忙。因为这个关系,楼主在行长那里成了一个在明珠有关系的人物,让楼主受益匪浅。

这次危机解除后,行里特意批了几万块钱,给楼主三天假让楼主专门跑趟明珠感谢宝宝,感谢那位领导。

去了明珠没有感谢到那位领导,人家只是同意吃了顿饭,我说了无尽的感谢的话,甚至觉得人家真是一个包青天。也许这位领导的举手之劳搭救了我,人家觉得微不足道,我觉得他是个好人,好领导,还是个廉洁的好领导。算我走狗屎运!

明珠的三天,去了宝宝家里,看了宝宝的妻子,和一对双胞胎,也就是在我们俩个老同学、老朋友那次聊天中,让楼主逐渐有些茅塞顿开,如同醍醐灌顶。

宝宝哥的故事2

专门感谢宝宝的明珠之行的时候,宝宝开车带我走进一间很有特色的江浙菜酒店。我们开始了学士时代的那种豪饮,豪饮到需要宝宝媳妇来开车。我们酒喝了不少,但是没有大醉的感觉,还是那种说不完话的状态。直到喝到实在喝不下去了,我们结账离开,又去了一家很豪华的茶楼,在宝宝的媳妇把我们送到茶楼,看到我们还不是那么醉,只是同学、兄弟想说话,很知趣的告诉我们:她要回家照顾孩子,让我们喝会儿茶,醒醒酒,然后打车回去。她就离开茶楼回家了。

这让我感觉宝宝的老婆挺好,真的挺好。这种豪饮不醉的感觉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是我只有在和那些小时候就认识的同学和朋友才会有,工作后和同事从没有过这感觉。

在这个明珠城市也甚为豪华的茶楼里,在我和宝宝喝着极品大红袍,说起了上学时代,说起了这些年的遇到的人,遇到的事。直到这次,我才弄清楚了宝宝这些年在这个城市究竟经历什么样的人生历程,也是在和宝宝的谈话中,我的这位师兄,让我茅塞顿开。

当年,宝宝毕业和丽丽来到明珠,对于宝宝来说,这是一个大都市,大的他很头晕。宝宝在这里没有关系,没有人脉,甚至除了丽丽之外,连个同学,朋友都没有,就是这样,宝宝开始他的第一份工作。

宝宝当来到这里才发现,对怀里仅有一个硕士学位、一本司法证的他来讲,找份工作是如何的不容易。宝宝在经历三个月的简历快递员的奋斗后,找到了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的工作,宝宝和丽丽好好的喝了一顿,以为幸福生活就如此开始了。

可是现实不是那时候的宝宝能明了的,一个小律师事务所,一个更小的实习律师,底薪只有800块,其他的要靠提成收入来讲,完完全全的把宝宝打懵了。

在这个全中国的中国人聚集的城市,宝宝知道了自己的渺小,自己的苍白,自己的无能为力。

律师业纯粹竞争行业,10%的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挣得了这个行业90%的收入,那么剩下的90%的律师就只有那10%的收入,很遗憾宝宝的律所是小律所,宝宝又是里面最小的实习律师,可想其发展前景了。宝宝的房租,吃饭,根本不是800就能够了的,宝宝只好节俭再节俭,节约再节约,住最破的筒子楼,吃弄堂里最便宜的饭菜。

还好,宝宝还有丽丽,宝宝还有爱情。偶尔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案子让宝宝的收入多几百块钱,带丽丽买件很便宜的衣服,和丽丽吃顿饭,或者和丽丽去看一场电影,就是宝宝那时候最开心的事。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宝宝和丽丽是研究生毕业,年龄本来就大了,婚姻提上了日程,丽丽的母亲一次次和宝宝谈话,每一次谈话宝宝自己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丽丽的母亲是小学老师,丽丽的父亲是中学老师,没有多少积蓄,没有多少社会能力,丽丽的工作就是在一个小公司,做行政。英语专业研究生,英语专业八级毕业,一个月只能三千块,还好比宝宝多点,但是在八九年前的明珠这点薪水还是很可怜。

这就是俩人那时候的真实状态, 理想很丰满,现实骨感的TM吓人。

宝宝面对残酷的现实,面对和丽丽不断上长的年龄,面对丽丽妈妈一次次的质问,已经没有了当初牵着丽丽的手南下明珠那份豪气,手里就是每月两千甚至还不到两千的工资,然后面对的是这个全国最大的城市。

宝宝曾经想获取父母的帮助,但是等到父母来到明珠看到宝宝租的房子,看到宝宝的那时候的状况,自然是心酸,还有一肚子的憋屈。当与丽丽的父母见了面,面对丽丽父母要求的房子,要求的一切一切,宝宝的父母也无奈了几点,攒了一辈子,不够宝宝在明珠的首付。宝宝工作两年是任何积蓄都没有,丽丽家则是男孩子娶妻买房,天经地义。宝宝说:当时的那次父母见面是他人生觉得最羞愧的时刻。

宝宝说:

第一、觉得自己读了研究生,觉得自己工作了两年,要父母不远千里来到明珠接受丽丽父母的质问,自己真的太羞愧了。

第二、即便是父母拿出所有钱,但是按照莉莉妈妈的逻辑。宝宝根本付不了首付,即便付了首付,宝宝是根本没有还款能力的。

第三、宝宝开始反思自己七八年的感情在现实面前,脆弱的就像一张纸。在现实社会的面前随时都会撕裂。

最后、觉得自己上了那么多年学,毕业了,毕业了,怎么弄了这么一个效果?当时宝宝说:真是羞愧窝囊的跳江的心都有!

这次家长见面,宝宝父母的意见是回老家,何必在这受罪。丽丽家境一般也就罢了,但是丽丽妈的精明算计,即便宝宝能结婚,将来也够受的,但是宝宝心理还是舍不下丽丽,还是舍不下自己心里的那个成功梦。在好言好语下把父母送上火车后,宝宝选择留下来,但是宝宝留下来,不等于还能留住宝宝的爱情。

宝宝和丽丽的矛盾在累积,现实摆在那里,想结婚?但现实就是一座山,两个人的能力实在翻越不了,丽丽妈妈的坚持让丽丽分手,终于动摇了这段维持七八年的的感情。

在一个阳光灿然的日子,丽丽告诉宝宝说:太累了,太难了,再也不想看见妈妈流泪,再也想不想听见丽丽妈妈的大声指责,分手吧!分手吧!

宝宝对我说,当时他什么都没说,因为话没有用了,因为语言那时候什么都不是。分手吧!三个字,给七八年的感情画了一个超级遗憾的句号。 宝宝那那个阳光灿然的日子后,在明珠彻底成了一个孤家寡人,再也没人没事给他发短信,再也没人来他的出租屋,再也没人挎着他的胳膊,月末哪怕工资再多点,也没有那个女孩了。宝宝说:世界空了,心凉了,觉得自己走不动了。

然后宝宝说大概在他分手后的一周,接到楼主第一次去明珠想见宝宝,聚一下。那时候宝宝刚交了房租,实在是拿不出钱,请当时的楼主搓一顿。宝宝说,当时心情复杂到了极点。觉得跟着自己屁股后面玩了五六年的小师弟来到明珠给他电话,他竟然连请客吃饭的钱都没有!宝宝说:那时候觉得自己废物,觉得对不起我这个小师弟。反正那时候是万般滋味在心头。

但是,这些还不是宝宝最坏的结果

七八年前的明珠的房价是几天一个价,自然房租的价格是三不五时就上涨,即便是最破的筒子楼。宝宝当时的那点工资,再扣了吃饭钱,再扣交通费,几乎房租都承担不起。本来就孤独得只剩下影子的宝宝已经够难了,在房东给宝宝上涨房租的那天,宝宝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怎么那么难,怎么那么难……

宝宝曾经想辞职回老家。当时宝宝牵着丽丽的手,大声宣布对父母说要去明珠,大声对父母说着宝宝在追寻爱情的同时也并将收获一份美好的事业,可是现在的工资收入低,维持生活都有难度,相恋七八年的女友已经离他而去。这些过往字宝宝脑海里挣扎出现的时候,好像两个声音,一直在斗争。一个声音告诉宝宝说:拉到吧,回老家吧,在这里除了等死,你还有啥?女朋友甩你,自己没本事赚钱,还不走在这里困死自己吗?另外一个声音则对宝宝说:你是个男人,这样回家,你还有脸见爸爸妈妈,女友甩你,你就认怂了,你这样回去,爸爸妈妈会看不起你,丽丽会庆幸分手的选择,不能走,留下来,不能走 !

最后,宝宝选择没有走。

不走,不回老家,但是不代表宝宝就能付得起房租,即便从家里拿几个,应付了这三个月,下三个月怎么办,找朋友借款,得还啊。

一声叹息之后,宝宝退了租的房子,把能扔都扔了,一个小皮箱装重要的学历证书等重要必须物品。一个大皮箱装着衣服,被褥生活用品,开始了借宿。 借宿就是找到朋友打混,混着住,张三家四天,李四家三天,去了打开自己的大皮箱铺下就睡,人家有事卷起铺盖就走,继续找下个朋友、同事,甚至在单位办公室,接着加班的名义,不走,在办公室打地铺。宝宝说到这些的时候,眼睛是红的,很红,楼主觉得是想哭的那种红。

这样维持了将近七八个月,宝宝的心理在接受煎熬的同时,也开始一次心灵的反思,既然觉得身为男人,在没有混好的时候回家无脸见江东父老,但是这样混,除了锻炼自己的脸皮厚了不少,心理能力承受的加强之外,还有什么呢?现实还是一如既往。宝宝最难的时候,曾经给丽丽发了几次短信,希望丽丽可以帮点忙,找套便宜的房子,或者能借宝宝点钱。但是丽丽只回过一次短信:对不起。又是三个字,宝宝知道了这段感情结束了,那个在月亮底下发誓非宝宝不嫁的女孩子,已经从此在和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瓜葛。这是现实,不接受也得接受。

宝宝那时候恨透了自己法学专业,恨透了自己的研究生学历。

宝宝那时候的反思是律师行业太难了,不能这样继续了,两年多的辛苦工作,换来的是父母无奈的眼神,一声声的叹气;换来的是,相恋七八年的女友因为想结婚,自己没钱而离开自己;换来的是连房租都交不起。这一切一切究竟为什么?

宝宝开始了找新的工作,又是一次次的简历投递,宝宝发现自己法学研究生竟然成了牵绊,竟然成了一些单位拒绝的借口,司法证竟然成了迈入别的行业的阻碍。宝宝做了一件我到现在都不太理解的事情,宝宝不再用研究生毕业证去应聘,而是拿着自己的本科毕业证。宝宝找工作最注重的一点,就是提供住宿,因为明珠这个中国最大的江畔城市的房租,让当时的宝宝实在无力负担。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