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岁、近70个角色、好莱坞三大反派之一,终于拿到了属于他的奥斯卡
另客文摘另客文摘  • 7个月前 查看:263

5aaefc9a80004.png

 

吸血鬼,流氓警察,恋童癖,阶下囚,恐怖分子,军火商,加里奥德曼-

这个演了快半辈子反派角色的戏痴凭着还原伟大人物丘吉尔的高光时刻捧起第一座属于自己的奥斯卡小金人

 


 

影片《至暗时刻》将目光聚焦在了丘吉尔临危受命的三十日,从议院与民众的一盘散沙到成功指挥敦刻尔克大撤退。由加里·奥德曼诠释这位铁血首相,凭着惊人的勇气带领英国走向黎明。“狗爹”也凭借对角色的惊人刻画,收获了第一座属于自己的小金人。当然,对于已经贡献出无数经典角色的奥德曼来说,这次登台并不出人意料,甚至可以说,这份59岁才到来的嘉奖似乎有些太迟了。

 

5aaf4ee48aaf1.png

 5aaefaabbd4b3.gif

百变大咖,他是极端敬业的戏痴

 

作为电影演员中著名的多面手,加里奥德曼从来不愿接手那些毫无性格特色的角色。而一旦遇到,他便心甘情愿的隐藏在角色之下。

 

为了 《席德与南茜》疯狂减重,虚弱到无法踩下汽车油门,直到被告知这样有心脏病风险。

 

准备《刺杀肯尼迪》,亲自拜访角色原型的在世亲友,仔细研读具体史料,他曾经说:“我试着把我埋在这些材料中,就好像在一团乌云之中,然后雨便落下来。”

 

在人们熟知的《这个杀手不太冷》里,为了演好这个随时嗑药的流氓警察,经常随时即兴蹦出台词。导演吕克贝松后来是这样评价他:“这是我合作过最棒的一个混蛋。”

 

 

5aaf4f081da62.png

 

已过世的著名影评人罗杰伊波特曾是这样评价他,“把自己无限沉入黑暗,展现人物性格的极端与边缘。在这一类角色的演绎中,无人能超过加里奥德曼。”

 

加里总是诚实的谈及自己的表演工作,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席德与南茜》自己并不喜欢,但是片方会给他“三万五千英镑的片酬 ”。“接《哈利波特》因为两个孩子喜欢,而且那时我已经很久没接过戏了”。但只要一旦接到角色,加里就会全力以赴,即使它并非是称心如意的一部戏。“我选择一份工作,也许不是为了非常正确的原因,但只要我在片场,我就会让你付我的工资,每一分都值得。”

 

至暗时刻,童年父亲酗酒邻居暴力

 

从此前一秒还大发雷霆的首相大人下一刻又趴在床底下逗猫,整天披着宽松的粉色浴袍预测时局变化。新来的打字员姑娘第一天就被他暴躁的轰出房门。凝聚在30日的《至暗时刻》得以让奥德曼尽情演绎这位个性十足的老头子。

 

可如同患有长期罹患忧郁症“黑狗”且酗酒严重的丘吉尔,小奥德曼同样饱受童年家庭的困扰,7岁时酗酒严重的父亲离开家庭,由母亲及两个姐姐抚养长大,在学校里被老师说为“一无是处”。16岁辍学开始工作。卖鞋、杀猪、当搬运工、直到演员马尔科姆·麦克道维尔的两部影片出现在他的面前,颠覆了他对世界的认知。从此,加里悄悄下定决心做一名演员。辍学工作的经历带给了加里充足的街头经验,也为日后挑战多样的角色类型奠定了基础。自此加里不断迈向演员事业的巅峰,可幼时的经历依旧印刻在脑海,父辈酗酒与感情的矛盾延续到了自己的生活,他经历了四次失败的婚姻,甚至在拍摄《红字》时片场醉酒,与他对戏的黛米摩尔也忍不住劝诫他戒掉酒精。

 

尽管他的私人生活经受着痛苦,但从未影响过他的表演。按照伊萨贝拉·罗塞里尼的说法,“他所扮演角色多是阴暗的,但与此相反,加里奥德曼是一个可爱的,有趣的家伙。”

5aaefaabbd4b3.gif

浪子回头,逃离那条“黑狗”

 

尽管在大多人的脑海中,精瘦帅气的奥德曼无论如何都与丘吉尔的形象相去甚远。可凭借着高超的化妆技艺,也令角色如假包换。奥德曼为进入温斯顿的灵魂,常常穿着睡衣半夜徘徊在楼梯走道,逐字逐句的模仿当年丘吉尔回荡整个欧洲的著名演讲:

 

“这次战役尽管我们失利,但我们决不投降,决不屈服,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战斗,我们将在海洋上战斗,我们将充满信心在空中战斗!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本土,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在田野和街头作战!在山区作战!我们任何时候都不会投降。即使我们这个岛屿或这个岛屿的大部分被敌人占领,并陷于饥饿之中,我们有英国舰队武装和保护的海外帝国也将继续战斗。 ”

 

《至暗时刻》放大了丘吉尔的高光时刻,可遗憾的是放眼去看丘吉尔的一生,温斯顿打赢了这场英国的背水之战,却未能扛过属于自己内心的战争。“可以记住20万以上英文单词的人”晚年却渐渐被他身后的人民群众遗忘,由于一个不完整的童年以及后期政治上的失意,丘吉尔最终向自己内心的那条黑狗缴械(丘吉尔把他的抑郁症称作“黑狗”)。“在生命的最后五年里,他很少讲话,在炉火前一坐就是好几个钟头,忧郁得简直到了不省人事的状态。”

 

好在加里奥德曼终于走过那些童年的困扰,在加里自编自导的《切勿吞食》中,片尾致谢留给了他那位自从七岁起就未曾谋面的父亲。如今的加里奥德曼已经不再是那个酗酒暴力的男孩儿了,有时他还是会接一些商业片里的坏蛋,演这样的角色对于他来说驾轻就熟,他也会尝试一些更加冷静的角色,如《锅匠裁缝士兵间谍》里不露声色的史迈利,这一切最终凝结成了温斯顿·丘吉尔,一个包含了家庭,政客,英雄,又带点歇斯底里的角色,一个历史的雕塑被狗爹化为凡人。这也为他捧得了本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大奖。现年59岁的加里奥德曼依旧很忙,他开始了一段幸福稳定的婚姻,他开始走普拉达的秀场,他开始为自己的模特儿子四处站台。那些曾经笼罩在小奥德曼头上的阴霾已经尽数散去。

 

今天,上台领奖的加里奥德曼数度哽咽,正如那段“决不投降”的演讲

即使人生总会有陷入黑暗的时刻,

我们也一定得等到那束不期而至的曙光。

  

5aaefbce21f18.png5aaefaabbd4b3.gif

 

在颁奖过程中,加里远程拨通他99岁高龄母亲的电话,大声喊道:“妈妈,把茶壶沏上水,我要带着奥斯卡回家了!”

 


 

最后,再次恭喜狗爹在第34年的演绎生涯中获得了奥斯卡的肯定,

聚光灯的背后是凌晨两点就开始化妆工作的辛劳。

 

希望大家也能如银幕背后的狗爹一般,在至暗时刻打倒那头自己心头的小怪兽,守护真正的自我。

 

每个人都无法一帆风顺的度过一生但光明总在前方。

 

58bca1de9a7b8.jpg

另客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另客
扫一扫二维码,随时随地看世界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