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亚顾宏地:中国生物科技企业境外上市潮即将到来
另客网另客网  • 3个月前

腾讯《一线》 康路 耿荷 发自美国旧金山 香港

以生物医药研发、高科技以及互联网为主的中国新经济板块的快速成长,正在引起全球投资人和金融机构的关注,而包括香港在内的中国资本市场架构及监管改革变化,让投行和创业者对更多本土金融资源引入创新板块,态度乐观。

2018年1月11日,摩根大通医疗健康年会(JP 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在美国旧金山落下帷幕。期间,中国健康医疗板块专场中,包括金斯瑞、人福医药、平安好医生、华大基因、碳云智能等多家中国企业进行演讲时,会场都座无虚席。

(图:摩根大通投行亚太区主席顾宏地)

年会期间,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行主席顾宏地(Brian GU)在接受腾讯《一线》独家对话时表示,目前市场对中国创新医药的关注度高。

2017年以再鼎医药为代表的IPO火爆,也让更多中国生物科技企业希望借助良好的市场环境,推动自己的上市进程。未来12-24个月,或将迎来中国生物科技和医药企业境外上市潮。

顾宏地同时表示,港交所在12月15日公布的新规改革,接纳尚无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IPO,或将引导更多中国创新药企选择赴港上市。

港交所新规接纳尚无收入生物科技公司IPO

2017年12月15日,香港交易所正式宣布将拓宽现行上市制度,接纳尚未盈利及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发行人,及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发行人在港上市。

顾宏地对腾讯《一线》表示,投行关注港交所对上市规则的修改,港交所新规将吸引更多中国创新医药企业,考虑选择赴港上市。

香港资本市场曾经错过多家生物科技企业。此前中国中小型以研发驱动的生物技术药企包括百济神州、和黄医药、再鼎医药因在A股或港股难以上市,而选择美国资本市场募资。生物技术创新、医药研发具有高投入、高风险、前期盈利模式模糊、回报周期长的特点。一般国外领先的生物医药企业从开始研发到盈利平均需花10年左右的时间。港交所对收入和盈利要求的放松,将有望让部分新兴的生物科技企业通过香港市场募集资金。而允许“同股不同权”的架构安排,将能激励创始人进行长线规划。

顾宏地表示,上市企业在考虑上市地时,除了考虑股权结构和上市要求之外,也看重投资人基础。考虑到美国生物科技市场中,无论是对标企业、还是投资群体,都更为成熟,美国资本市场仍对中国创新药企具有吸引力。再鼎医药在美创下纪录的IPO经验,也增加了中企信心。

去年9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的再鼎医药直至上市,仍处在非盈利状态,但却创下多项IPO纪录,成为中国健康领域里境外IPO最快、赴美上市估值最高、当天股价表现最好的公司。这也让担任再鼎医药牵头承销商的摩根大通对后续中国创新药企业IPO态度乐观。

除了创新药之外,顾宏地称,在大健康领域,资本也在关注科技和健康结合的“跨界”投资机会,“包括互联网跟医药的结合,互联网跟医疗服务的结合,这也是一个趋势。”

曾经在24岁时就在美获得生化博士学位、后进入纽约雷曼负责全球并购交易,现担任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行主席的顾宏地坦言,全球资本对中国医药行业的关注度在近10年稳步提升,而中国企业和投资方的实力也日益增强,“13年前才有第一家中国企业来旧金山参加摩根大通医疗健康年会演讲,中国来的投资人也不过十几个,所有参会的中国人,在中餐馆摆两桌就可以坐下。现如今,中国参会人数过千,行业前景正在吸引更多投资人和创业者进场。“

美国减税无碍医疗健康企业海外并购热度

而对于具有资金实力的中国医疗健康企业而言,通过海外并购投资补充技术优势、打通海外市场,也成为2017年的大趋势。

去年10月,复星医药和复星国际收购印度药企GlandPharma74%股权完成交割,以72.58亿人民币创下中国本土药企最大海外并购案。9月,三生制药联合中信产业基金收购加拿大生物制药公司Therapure旗下生物药CDMO业务。5月,人福医药联合中信,宣布收购安思尔旗下包括杰士邦公司在内的全球两性健康产业业务资产。

顾宏地表示,海外并购热度在2018年仍会持续,“许多产品需要很多时间才能研发出来,如果能够通过收购方式做到,我觉得是好事。”对于海外并购策略,顾宏地建议中国医疗健康企业在收购前,需要对当地市场具有了解和整合的能力,“这个能力我觉得不是每个中国公司现在都拥有的,因为可能会超出平时的运营范围。”

对于具有国际化运营能力的企业来说,顾宏地坦言,中企海外并购最终仍需要落实到“性价比”和“是否能将产品或服务引入中国市场”。

但2018年海外并购的中国企业,或将面临弹药充足的海外竞价对手。美国减税计划给予美国大型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将海外利润以一次性支付15.5%的税率调回美国的窗口期。包括Amgen、吉利特、辉瑞、默克在内的大型药企现金总量,预计有1500亿美元,将为后续并购竞争,补足弹药。

问及美国减税是否会导致标的价格上涨,以及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竞价造成压力时,顾宏地表示,目前谈论税改影响仍为时过早,“但我不觉得对并购市场本身造成冲击性影响。只是大家需要针对新环境,找出应对方法。”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