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个富人吗?
另客文摘另客文摘  • 5个月前

5a4a471a446d8.jpg

 

(一) 我算个富人

20年前,我觉得自己算个富人。当年30不到,就职洋鬼子大投行。学校毕业才几年,在浦东世纪公园边上买个房子,每天西装笔挺领带鲜亮,楼下有公司的小车接去上班。左邻右舍,眼里全是艳羡。

 

但是,我内心有点不安。每到周末,我去郊区南汇,父母和祖父母还在乡下老宅里,那是我长大的地方,一个叫黄路的小镇。小镇一条很窄的南北街道,东倒西歪的老房子。我家是农民,跟着父母在镇子周围的田里种水稻/麦子/棉花/油菜。当时的小镇,虽然贫困,却人来人往,放学后如果不用下田,我躲在街上只有两间屋子的图书馆里看闲书,一直到天黑母亲来找我。回忆中,一排排安静的书架,窗外街上的市井闲聊,都非常真切。但是到了90年代末,青壮年搬走了,图书馆/商店都随之而去,只剩下老人小孩,外来租住的民工,一片衰败景象。回家,就会经过这条街,从小我都渴望离开这个闭塞的小镇,到远处出人头地;此刻富贵还乡,走回老街,却有了很深的无力感:我自己算个富人了,还有一代又一代的家乡人,会在这个闭塞的镇上出生长大,甚至终老。

 

5a4a40de31118.gif5a4a41c8ad2d8.png

 

那时候我家老宅已经里外翻新,很气派。我有个很大的房间,堆满了从小到大买的几千本书。我跟父亲说:不如把底楼做成公益图书馆吧,现在街上没有图书馆了,左邻右舍没有地方看书,那么多书闲着也没什么用。父亲是个非常内向的人,不爱社交,听了两次,都很生气,说不愿意把自己家变成图书馆,每天人来人往。我泄了气,发现自己不够富,办不起一个乡下图书馆。

 

转机很突然,那天拜访邻居朱教授,他读书离开小镇,偶尔回老宅看看。老街17号是他家,平时都大门紧闭。虽然隔了一代,因为是同一所大学校友,他对我很亲切。两个人感慨老街的衰落时,我提到父亲拒绝图书馆开在家里,他眼前一亮说:我隔壁两间屋空着!

 

就这样,28岁那年秋天,我送了个很小的图书馆给黄路镇。其实不是我送,是一堆人送。朱教授出的房子,我爸亲手做了书橱,桌椅也是乡下的老师同学送的。大学的铁杆薛和范同学送了一堆书,董同学生了孩子,捐点钱表达感恩,当地书画家送了作品过来,鞭炮一放,就开张了。我把家里的书都送到了图书馆。那一年,我觉得自己算个富人。

 

5a4a42264ef95.png5a4a40de31118.gif

 

(二)我不算富人

之后几年,我觉得自己更算个富人。去了美国,读了名校,进了更大的公司,开了更贵的车子,周末在纽约郊区打高尔夫。回城时候,曼哈顿的高楼天际线,在暮色中闪亮起来,同车的球友说,兄弟,Life is good!

 

我也是这么想的,真心这么想,做个富人真不错。我不再收集书了,我收集富人比赛的东西,名牌衣物,旅行经历。在书房墙上贴一个美国公路图,凡是休假开过的道路,就用记号笔划线,几年间,那个地图上画满了线,成为向客人炫耀的勋章。美国地图不够用,换上了世界地图。开始想象有一天,房间里挂满令人羡慕的人生经历。

 

突然有一天,我大学朋友到纽约,竟然是IPO敲钟来了。中国的声音,不再只是母亲电话里的家长里短婚丧嫁娶,还有了IPO的钟声。我回过神来,也许,我还不算富人? 

 

5a4a427f128aa.png5a4a40de31118.gif

 

我决定回国,反正父母垂垂老矣,需要照顾,为什么不回国呢?更何况,回国创业,还有IPO的机会!父亲说:神经病才创业!母亲说:你会被人骗的。我耐心解释:三年,最多五年,就上市了,真的算富人了,不用工作了!我,真心这么想的,真的这样拿到了投资款,组起了创业团队。

 

10年。每年很多IPO,同学,朋友,熟人,朋友的朋友,好像突然都上市了,却没有我的公司。安安心心买房子的/卖理财产品的,也都发了。移民美加澳的,小孩要读美国初高中的,就来找我咨询一下。顺便拍肩鼓励我,IPO发财了,搬来我们那里呀。

 

我的创业合伙人开始离去。我的车子开始不好意思开去同学聚会了。看着一仓库卖不掉的存货,我发现:原来,我不是富人!

 

5a4a42b077908.png5a4a40de31118.gif

 

(三)碰到真的富人

那一年,我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富人,却接到一位富人电话:陶先生请你吃饭,有没有空?

 

当然有空。陶先生公司新加坡上市的时候,我还没出生。他壮年,已经是新加坡首富。八十多岁,退而不休,用个人财富支持中国教育,资助中国学生到美国读商科,资助农村孩子上大学和创业,在南京建学校。到今年,陶先生100多岁了,还每天工作。记者问他:你最好的项目是哪个?他说:在做,还没完工。

 

那天去跟陶先生吃饭。他说,我老了,虽然还在工作,但是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需要你们年轻人帮助,帮我把基金会做好,帮那些农村出来的大学生自立,他们回乡创业,也要你们帮助。你是农村出来的,你来做理事,帮我忙,也帮学生们。

 

就这样,我被一个真的富人请去帮忙做公益,不是因为我是富人,而因为我是种田出身。不拿薪水,但是有个特权,就是常常跟老先生吃饭讨论,看到真的富人怎样生活。

 

跟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衣,不讲名牌;食,都是他小时候喜欢的淮扬菜;住,小小房子,很家居;行,没有私人飞机游艇,只飞民航;玩,准时作息,准时看报纸电视新闻。他的乐趣,在每天做事,把毕生财富,送给需要的学生。他自豪跟炫耀什么呢?听不到。100周岁了,他跟理事们吃饭,只是说:祝你们长命百岁,谢谢你们帮忙!

 

5a4a42df5a61e.png5a4a40de31118.gif

 

(四)你算个富人吗

因为做公益,碰到另一个富人,送了我一本《断舍离》。才发现,自己二十年前送个图书馆给黄路小镇,叫断舍离。我觉得不太对,因为送书的快乐,跟作者说的断舍离感觉不太象。

 

听《哈佛幸福课》,心理学家说实验证明,人类这种动物,善意送东西给陌生人,给别人快乐,自会因此获得快乐。我觉得共鸣,回想送书出去的过程,真是单纯的开心。

 

同学患上抑郁症,我去看他,聊起老师的新书《how do you measure your life》,我们都沉默了。我们的KPI是IPO吗?是我们拥有的东西,或者可资炫耀的经历吗?

 

今年夏天,前同事阿宝来找我,说二手闲置行业风口来了,很多猪和鱼都要飞起来,他要做个“享物说”微信小程序,用积分小红花让交易变得容易,让东西物尽其用。

 

 

由于我很久没有熬出IPO,深感不能算个富人,所以变得谨慎,张口就想复述投资人拷问我的那个问题:你做这个,有什么不公平的优势吗?那一刻,我突然想起来断舍离,想起来幸福课,想问怎样算个富人。

 

突然明白了陶先生会说什么样算个富人。应该不是一个金钱数字或财物多寡。我猜陶先生会说:看他能给别人多少;看他能帮别人多少。

 

于是我忍住了,没有问阿宝怎样有优势。我说自己很喜欢这个想法,但是不应该是二手货,不应该是买卖,而是赠送,因为人都想送东西给别人,因为给别人多的,才算个富人。因为同样是东西换手,但是“为什么”换手的理由不同,我们的感受会不同。

 

阿宝真的做了个白送东西的共产主义软件出来,在微信上,一搜索“享物说”,就出来这个小程序。我试了试,挂几本书上去,立刻就有大学生要走了,对方支付快递费。顺丰快递员上门取货的时候,我想起来乡下图书馆开张的那个上午,一切恍如昨天,我又感觉自己是个富人了。5a4a40de31118.gif

 

我好奇地看看有没有别人送。很惊讶,真的有很多人愿意送东西给完全陌生的人。看到四川回乡大学生送爷爷养蜂收的蜂蜜,看到山西人送家里种的大枣子,山东人送自家的橙子,深圳双胞胎妈妈送孩子用过的名牌婴儿车,还有喵星人援助群体送流浪猫,照片里很萌的猫眼睛看着我。原来有这么多人觉得自己富足,想把好东西分享给远处的人。他们,可以算富人吗?我猜陶先生会说:当然可以!

 

初中的操场边,有个高高的攀爬梯。做完值日出来,学校里空空的。我就爬上去坐在上面。夕阳西下,可以看到围墙外的田野,远处的农舍。十几岁的少年人,想着远方会有什么人,有什么事,会有什么东西等着自己。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快递员,从很远的地方,把陌生人赠送的东西,送到手上。

 

5a4a47a05087d.jpg

 

这是一个南汇农村穷小孩

觉得富了,觉得穷了

又觉得富了,奇幻的旅程。

你,算个富人吗?我们,送什么给这个世界? 

 

转自:《享物说》

 

58bca1de9a7b8.jpg

另客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另客
扫一扫二维码,随时随地看世界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0)